宗庆后留向女儿500亿重担 江湖再无宗庆后 宗庆后孩子

图片[1]-宗庆后留向女儿500亿重担 江湖再无宗庆后 宗庆后孩子-互知网

宗庆后留向女儿500亿重担

1945年出生的宗庆后,年轻时在舟山群岛的马目农场呆了15年后,终于回到杭州城里。1987年他成立了杭州市上城区校办公司经销部,由此最初了娃哈哈的饮料王国之路。1996年,娃哈哈与法国达能合资,但最终双方对簿公堂,达能退出,娃哈哈依然是宗氏公司。2013年娃哈哈销售额达到辉煌后,饮品行业的世界也最初变了,宗庆后积极拥抱变化,亲自下场直播间推销娃娃哈新款饮料,70多岁的他,直言还难以退休。

江湖再无宗庆后

青年挑大粪,中年蹬三轮,老年成首富。娃哈哈的传奇创始人宗庆后,还是没能躲过民间传说中的“逢九必凶”。

2月25日,娃哈哈集团发布讣告,称集团创始人宗庆后因病医治无效,于当日上午10时30分逝世,享年79岁。早在几天前,就有媒体爆出宗庆后正在ICU抢救,娃哈哈当时还答复宗庆后本人“情况稳定”。

“宗总春节前就住进医院了,情况一直不是很乐观”,有接近娃哈哈方面的人士表示,“病逝原因和肺癌有关”。据此前都市快报的报道,宗庆后春节前就因肺癌病重入院。

两包烟,三杯茶,一度成为宗庆后的每天标配。有人回忆起与宗庆后开会的故事,“靠他自己壹个人就能把整个会议室抽到乌烟瘴气”。互联网上,还广为流传着一张他的抽烟照,两会期间,他作为人大代表进京开会,其他代表都在场外合影留念,接受采访,只有宗庆后手握一支香烟,淡定地吞云吐雾。

“前几年,烟瘾很大的宗总突然戒烟了,那个时候大家就意识到,他的身体健康也许出了问题”,上述人士称。2018年,在参与央视节目《朗读者》的时候,宗庆后也表示自己已经戒烟,因为戒烟,自己的生活费降了不少。

宗庆后逝世的消息传出后,娃哈哈集团员工的兄弟圈也被统一的讣告刷屏了。“宗总对员工真的很好,舍得发钱,也舍得向房子”,在娃哈哈任职二十多年的老员工李魁告知「市界」,他还记得,在他入职不久后的一次外派工作中,宗庆后就直接来找他谈话,讨论一些技术问题,丝毫没有大老板的架子。自那时后,他时不时会与宗庆后探讨问题,宗庆后也一直表现得特别平易近人,和基层员工都能打成一片。

不倡导996,不开除35岁以上员工,在员工心中,宗庆后是老板界的“天花板”。放眼于整个时代,宗庆后本人还具有极为独特的意义。

从只有三单人的经销部,做到如今为地方纳税百亿的民营巨头,娃哈哈的历史就像是半部国产民营经济发展史,作为国产民营经济一路发展的见证者,宗庆后的逝世也让不少公司家对其纷纷缅怀,雷军称他是“一代传奇”,周鸿祎称他是“邻家大叔”,陪伴娃哈哈多年的经销商们,也通过各种方法对宗庆后进行悼念。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发去挽联:“人生搏击四十不晚,开拓者精神;创业千难夙夜求新,公司家本色。”

在消费者眼里,娃哈哈更是壹个不可遗忘的时代符号。在宗庆后去世的当天,娃哈哈位于浙江杭州市的总部大楼门口还摆满了市民们送来的鲜花、AD钙奶与营养快线,用来悼念这位陪自己一起长大的老兄弟。

娃哈哈的官网变灰,宗庆后的百科资料年份一栏上,也写上了截止时间,一代布鞋首富,如今已巅峰落幕。

“老好人、好父亲、好公司家”

“大器晚成”的宗庆后,在42岁那一年才最初创业。1987年,他拿着5万元,创立了杭州市上城区校办公司经销部,1991年,宗庆后组建娃哈哈集团,随后,AD钙奶、营养快线、娃哈哈纯净水等产品应运而生。凭借着联销体这样的精准营销,娃哈哈迅速发展壮大。

宗庆后用三十多年的时间,将壹个只有3单人的经销部,做到了拥有187家子企业,近3万人员工,年营收超过500亿元的大型集团。从小苦出身的宗庆后,也依靠他的饮料王国,在2010年、2012年、2013年,三度成为中国首富。

即便是国产饮料市场竞争激烈的2023年,宗庆后还是以1000亿元财富,位列《2023胡润全球富豪榜》第121位。“我不介意被人称作首富,也不怕当首富。”他曾说。

变成富豪后,宗庆后还是保持艰苦奋斗的状态:仍脚穿布鞋、买几十元路边摊的衣服、坐二等座。据说,他每年生活开销不超过5万元。

宗庆后白手起家的经历,被外界反复提起无数次,但少有人讲明白他成功的原因。宗庆后却很清楚,他将其归结为:专注主业,小步快跑。所谓“小步”,是指在决策上要小心谨慎,小步扩张,发现不对立刻撤退止损;“快跑”是指机会一旦出现,就迅速行动,把握机遇,不能犹豫。

在宗庆后去世的新闻下,有键盘侠点评称,好公司家、老好人、好父亲。这九个字,浓缩了宗庆后的一生。

跟宗庆后打过很多次交道的一位媒体记者如此形容宗庆后:这位浙商大佬,永远是一位与蔼长者的样子,乐呵呵的。

宗庆后讨厌形式主义,哪怕带有荣耀意味的也毫不例外。

他曾回绝英国女王与首相的宴请,“没啥子意思。”他曾对媒体提到。宗庆后觉得有意思的,是做壹个好公司家,壹个能改变人命运、向社会带来回报的公司家。宗庆后将公司做起来,自己先富裕后,便通过“做善事、帮助别人致富”。

从2000年起,娃哈哈每年出资帮助下岗职工、困难家庭等。2022年,宗庆后还获取浙江省慈善奖“单人捐赠奖”。这个浙商大佬还关心国计民生的问题。他在担任全国人大代表时,提交的议案与提议高达197条,议题包括发展实体经济、三农、食品安全,房地产、教学、医疗、收入分配、大气环境治理等。

宗庆后还是壹个好父亲。他不把爱放在嘴边,但一言一行皆流露出对女儿的爱。女儿宗馥莉想做的事,哪怕和他理念相冲突,宗庆后也会默默支持,比如宗馥莉在2019年,换掉了娃哈哈的长期代言人王力宏,只因为宗馥莉认为“王力宏年纪大了。”对此,宗庆后举十根手指头赞成。

哪怕外界对宗馥莉的流言蜚语不断,宗庆后从不吝啬对宗馥莉的肯定与赞赏。“她的管理能力相对强,比我还最牛”“很勤奋,做事的独立性很强”….诸如此类的评测,不胜枚举。父母之爱子,则为之计深远。这句话也体今年宗庆后身上。为了宗馥莉当好娃哈哈接班人,从很多年前最初,宗庆后就在做“扶上马送一程”的事。

宗馥莉从美国大学毕业后,就被宗庆后放到了基层——娃哈哈的子企业宏胜饮料历练一番,再慢慢地进入娃哈哈集团,直到2018年,宗馥莉进入娃哈哈管理层,出任集团品牌公关部部长。2021年,宗馥莉以集团副董事长兼总经理的身份,作为娃哈哈集团接班人最初走上前台。

尽管此时娃哈哈旗下三分之一的公司,都交向宗馥莉管理了,但70多岁高龄的宗庆后,并没有当甩手掌柜。他仍然参加集团事务,并代表娃哈哈出今年大众面前。2023年,在和《央视财经》的对话中,宗庆后表示,“让年轻人在前面冲锋,我在后面看着,走偏的时候扭转一下,出点主意。”可以说,无论啥子时候,宗庆后一直是宗馥莉的定海神针。

对于宗馥莉接任娃哈哈集团后的表现,宗庆后曾多次在公布场合表示肯定,认为宗馥莉近年来越发成为一位成熟的公司家,对女儿独立管理企业表现出满意的态度,“我认为她做得还不错。”

也或许因为父亲的绝对支持,宗馥莉曾在公布场合说,“我不介意别人叫我为二代,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最重要的是把自己放小,把公司做好。”

如今,随着宗庆后的离世,宗馥莉也失去了巨人的肩膀。

失去父亲的宗馥莉,何去何从?

出生于1982年的宗馥莉,其人生故事几乎和娃哈哈集团的发展重叠。在食品饮料行业十多年,宗馥莉深谙生产和市场一线,在公司管理上也有比较丰富的经验。

外界向宗馥莉的标签,除了“二代”,“好强”“勤奋”也时常出现。有企业员工曾给媒体回忆道,她(宗馥莉)总是第壹个到企业,直到全部人都走完之后,她办公室的灯还亮着。也因此,宗馥莉在娃哈哈内部,被称之为“铁娘子”。

在企业发展SLG与管理理念上,宗庆后曾说,“我与她没有竞争”。他们看起来彼此欣赏。但实际上,父女两人又彼此倾败。很长一段时间里,娃哈哈集团的董事长与总经理,由宗庆后一人兼任。

娃哈哈事无巨细,都需要由宗庆后决定。然而,在宗馥莉看来,这种独揽企业大小事务的管理风格,使得管理层对父亲太过于依赖了,“每日就等着老板分派任务,才了解要干嘛。”宗馥莉多次直言。和父亲的管理理念迥然不同,宗馥莉更讲究团队作战,在严格遵守规章制度的前提下,各司其职。

宗馥莉的新管理理念,除了体今年换掉娃哈哈多年的代言人王力宏,启用王一博、龚俊等年轻流量明星代言人外,还表今年娃哈哈高调赞助2024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上。王力宏代言人被换事件,宗馥莉公布表示是自己的决定。至于娃哈哈赞助春晚一事,在外界看来,这也并不符合宗庆后的行事风格,大概率是宗馥莉决定的。

其实,在赞助春晚之前,娃哈哈还赞助了亚运会。种种迹象表明,娃哈哈和各类IP联动,市场营销重心给线上转移,是借此提升娃哈哈在年轻人中的认可度与爆料度,同时强化多个年龄层对娃哈哈的品牌认知。做这些事背后,有壹个残酷的真相:国产饮料市场竞争白热化中,娃哈哈的产品,仍然以AD钙奶、营养快线、爽歪歪几款乳酸饮品为主,其他的新品仍旧没有爆款出现。

“新生代消费喜爱个性化的产品,娃哈哈没有满足新生代的消费需求。”中国食品产业解析师肖洋曾对媒体表示。也正因为此,娃哈哈的销售总额,从2013年最初出现第一次下滑。作为年轻一代的80后宗馥莉,肩负着娃哈哈“年轻化”的重任。

在宗馥莉还是娃哈哈品牌公关部部长的时候,她就不断试试新路线。娃哈哈一直朝着“年轻化”的方给卖力:推出钟薛高联名款AD钙奶雪糕、营养快线彩妆盘、泡泡玛特联名款PH9.0苏打水等多个联名产品。

宗馥莉在2022年还开启了一场大改革,计划推出无糖版特别可乐、“電敬”苏打水、“入茶里”低糖饮料等产品,涵盖了茶饮、咖啡等多条细分赛道。然而,这条路走得并不要易。哈娃娃的核心群体,一直是在三四线城市。新推出的卖点较新、较小众的产品类型,和三四线城市客群并不匹配。从目前来看,矿泉水、AD钙奶、营养快线、爽歪歪,仍然是娃哈哈线下销量最好的几款产品。

尽管娃哈哈“年轻化”未成功,但AD钙奶仍然具有竞争力,其在一些人群当中仍然有市场。从孩提时代最初,80后冯思就很喜爱喝AD钙奶。然而,那个年代的十元,对冯思并不富裕的家庭来说,无疑是天价。

冯思只有在六一儿童节,这样特殊的日子里能喝到。童年记忆里那种酸酸甜甜的味道,总是令冯思回味无穷。长大成年后,有了经济能力的冯思,会时不时买来AD钙奶。有了孩子后,他便与女儿一起喝AD钙奶。“喝的就是童年的味道。”冯思告知「市界」。

无论好和坏,随着父亲宗庆后的离世,宗馥莉面对的,是远比她父亲当年面对的更为复杂的市场。因为,宗馥莉不仅仅只管“年轻化”的事,她需要带领娃哈哈,进行一场全方位、多维度的变革。除了饮料市场外,娃哈哈引以为傲的瓶装水领地,在天然矿泉水的抢战中,也在逐渐失守。

欧睿国际数据显示,2017年至2022年,娃哈哈瓶装水的市场份额,已由2017年的4.2%,滑落至2022年的2.2%。如今,没了父亲的巨人肩膀后,宗馥莉又该何去何从?

其实,早在宗庆后还未去世之前,就有专业人士指出,娃哈哈公司的经营管理,最终须回归到制度上。未来的娃哈哈,极也许是一种“宗馥莉+职业经理人管理团队”混搭经营玩法。如今,在宗庆后离世的新闻下,有人也这样点评道,“希望她(宗馥莉)能找到壹个好搭档。”

宗馥莉的搭档会有谁?从娃哈哈的公布信息来看,并无明显指给。娃哈哈最近的一次高管变动是:2019年,时任娃哈哈总经理张宏辉官宣退休,蔡雷接替进入到娃哈哈董事会。40多岁的蔡雷,曾担任杭州娃哈哈饮料有限企业下沙基地总经理数年。据「市界」知道,在现在初,娃哈哈曾发过一份内部文件,随着宗庆后的病情加重,宗馥莉再度回到了权力中心。

宗庆后在2021年称,正在培养接班人,改造步骤,推出岗位责任制,新设两个副总经理,让女儿当总经理,而且还设了两个中心,每个片区也设总经理,整体搭建了一套管理体系。

为女儿铺垫了这么久后,该来的这一天还是来了。早在2011年,宗馥莉在一次电视采访中被主持人问到:“娃哈哈减去宗庆后相当啥子?”宗馥莉的回答是:“相当零!”如今,随着宗庆后的离世,这么早就了解父亲重要性的宗馥莉,经过20年的历练,将独自承担起面给未来的重担。

© 版权声明
VIP.HZHIW.COM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27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表情代码图片

    暂无评论内容